Through Our Eyes Photography
Education Programme
Student Work
TOE 2013/14 - School workshop - Bishop Hall Jubilee School
Chow Lap Chun
城市邊緣

哪裡是城市的邊緣? 邊緣,在北方的沙頭角?不,這是邊境,而且有這麼多人為此爭吵不斷,因此是很多人心目中的「核心地帶」。 東方的西貢? 也不,那裡山明水秀,絕無「邊緣」的感覺。南方呢? 城市的邊緣該在赤砫、 數碼港吧。 「不!」 富有人家這樣說,因為這是他們的家。那邊緣是在日落的一方吧。 可是政府正準備「發展」這兒, 很快便不是「邊緣」了。

「邊緣?」

香港細得幾乎看不見,卻沒有一處稱得上是香港的邊緣。聽到「邊緣」二字, 腦海閃過「偏僻」、「人少」、「荒涼」、「無人理會」的各種字眼時,我發覺香港真的沒有地方可叫作「邊緣」。 應該是說, 香港沒有一個特定的「邊緣」。

在沒有邊緣的城市的遊走著, 卻發現香港並非沒有「邊緣」, 而是根本太多, 多得人們習以為常,早以因為自己身處在邊緣而漸漸麻木,生活下去。

城市的邊緣不是在「特定的地方」,而是在城市人的心中。

漸漸地,這個城市也成為了荒涼的世界的邊緣。

在邊緣裡,我們可否在劣地上種一朵小花, 為荒涼帶來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