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rough Our Eyes Photography
Education Programme
Clippings and Articles
記「憧憬世界」2018中學藝術教育座談會

六月初在太古城Kubrick概念店舉行的「中學藝術教育座談會」,是「憧憬世界」攝影教育計劃2017/18年度展覽的配套節目之一。筆者以觀察員身份參與了是次座談會。座談會分為教學分享與回應討論兩節。三位中學視藝科老師先分享她們使用「憧憬世界」計劃教材的經驗。蔡頴思(協恩中學)、郭筱怡(聖公會林裘謀中學)和霍瑞棠(香港浸會大學附屬學校王錦輝中小學(中學部)三人都是「憧憬世界」教材發展焦點小組的成員,經驗深淺不一,所說的都是教育前線工作者的實戰之談;而她們亦旁及香港中學近年在校外藝術教育資源增多的狀況,令人額手稱慶。

入行十年的蔡頴思老師,主要教繪畫,先後参與了五回「憧憬世界」計劃,曾跟不同藝術家導師合作,有把計劃帶到全校中一至中五,亦有只插進高中選修科目裡,藉以引入不同藝術創作形式。攝影也不單只關於攝影,可以融入其它媒介。

座談會上,蔡老師娓娓道出多年來所融會校外資源於學校課程的經驗。有感年少多迷惑,藝術是呈現身心靈的有效途徑,蔡老師在學校所編定的校本評核(SBA )課程,每每以「自我探索」為核心,因為,中學生時期追尋自我,十分切合年輕人個人發展的階段。她的課程著重自我的觀察,由自身出發,再及身邊的人,和社區。觀察涵蓋外(貌)、內(心),是以課程設計層層遞進,有肖像繪畫;有檢視個人生命故事,考掘自己的深層感受;有用色彩、抽象元素表現無形的內心情緒;最後要求學生以抽象畫作呈現個人時間線,蔡老師稱之為「Lifescape」(可譯為生命風景)。蔡老師細述「憧憬世界」計劃的練習單元「即席輪廓剪影」、「時間線」、「個人物件」和藝術家導師李俊妮2017/18年度的「自拍照」教案,如何摻進她的課程,達至相輔相成的效果。
蔡老師認為檢測活動和教材的成效,要看是否能配合校本課程的要求。要同一時間兼顧SBA考試需要、學校內高層的需要、外界機構、以及學生的需要,怎樣平衡,可謂困難重重。

郭筱怡老師連續參與了過去兩屆「憧憬世界」計劃。由於攝影已變得極為普及,學生也愛用手機拍攝,介紹學生未接觸過的傳統攝影,還原影像製造的基本步。通過計劃,學生能初步接觸、認識及使用攝影這媒介(郭老師強調這一代的中學生不少未見過攝影菲林/膠卷,對此甚感好奇),其中一些學生更將攝影用於推展意念,應用到校本評核課程的創作課之中(personal portfolio)。
隨著教育轉制,並重視當代藝術,郭老師積極援引校外的創意藝術教育資源,支援學校的視藝科教學,這些資源來自「優質教育基金」、M+、art-at-all、亞洲藝術文獻庫、1a藝術空間等等。值得一提的是,郭老師表列了她的學校的藝術教育資源,在千禧頭十年的藝術項目,主要仍是由校方資助,到過去六、七年,這方面的校外資源大幅增加。藉外尋資源,與專業藝術工作者合作 ,希望帶給學生多元化及具創意的藝術創作形式,豐富體驗。郭老師簡介了這些年來學校參與過的項目,有「社區傢俬:公共廢物再造計劃」 (2010-11)、「藝術介入空間:城市游擊創作」(2015-16)、「謀‧藝遊行迹」(2017) 等。學生掌握藝術技巧、學習觀察、及享受創作的過程固然重要,郭老師亦重視推動學生認識所在社區,而把學到的,能轉換或應用在日後的其他項目之中,更費盡心思。郭老師感慨社會的大環境很功利,學生都變得計算,會看視藝科是否容易得分數才選修;面對這樣的狀況,堅持是克服困難的最大動力。

霍瑞棠老師的學校資源相對充足,故她未有參加過為期15到20堂的完整「憧憬世界」課程,只試著採用計劃的網上教材,來輔助教學。她挑訓練觀察的教材如「怪眉怪眼」、「餅印」和「拼貼」,著眼趣味來引發學習興趣,正如霍老師在分享時多番使用「玩」來表述學習,就算所使用的語言,都是學生本位的。

「怪眉怪眼」在班房裡拍怪雞人像照,眾多同學各用「手機」對準一位同學來拍,有點像如魚得水,「玩」得興致勃勃;老師繼而帶出英國藝術家David Hockney用照片拼湊出來的多重視點作品,或畢卡索的立體主義繪畫,示範了事半功倍的藝術史教學之道。霍老師亦希望在視藝科加入捕捉社會當下的脈搏的元素。可是,她認為當時得令的題材、時事紅人如特朗普或金正恩,套在「拼貼」課上,只招來學生交功課式的虛應,草率拼貼、塗畫一番。她從失敗中汲取經驗,改以學生的興趣為出發點──偶像。學生「玩」起偶像拼貼來,投放的情感和用心,與之前有天淵之別。霍老師深刻體會到,教學的成效不易量度,還看教的與學的如何互動。

在緊隨的回應環節,加入討論的嘉賓有資深藝術教育工作者和入校的活動策劃者,她們是馮美華(藝術工作者、曾任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副校監)、方詠甄(M+博物館教學及詮釋主策展人)及方韻芝(「藍屋創作室」文化保育及社區藝術教育項目策劃人),大家就資源分配、藝術計劃的延續性、成效各面向各舒己見。

馮美華欣賞各老師的投入與熱誠之餘,也有不少疑問﹕不是人人都像郭老師那樣懂得找資源,沒資源的是否舉步為艱?課堂設計太過跟從SBA的話,會否令學生失去創作的直覺?而當坊間已經有不少廣度和深度不一的藝術體驗計劃,考試的制度會不會是阻礙老師充分利用資源的原因?面對學生必需學習的和他們的興趣,何者為先?如何兼顧?

方詠甄及方韻芝不約而同表示在資源分配上,較難接觸少資源和少跟外界機構合作的學校和老師,造成她們常與熟識的學校合作的局面,籌謀如何開拓更廣的學校網絡,其實是要務。台下中學老師認為資源分配不均的關鍵在於雙方對目標和成果的要求有所不同;而她更樂見資源攤分,擴大播種的效果,例如,與其把12節課的校外資源為一校所用,不如分發到四間學校,每間獲三節課的資源去提升技巧,及擴闊眼光。

要促進延續性,方韻芝強調藝術教育機構需要積極和老師建立關係,一起發展教案,才是有效的做法。方又談到自己的經驗和觀察,學生對貼近身邊的事物或會缺乏興趣,在做創作的時候也容易因困難而卻步,所以要和學生做很多解難的功夫。另外,藝術家和學校老師也需要緊密合作和互補。

對於教學的成效,蔡老師跟霍老師的體會相似,很多時候都是無法量度,有些也要經時間沉殿,畢竟,藝術關乎生命和自我;而當面對教育局的考試制度,老師只好盡量平衡,讓師生一起冒險(take risks)。「憧憬世界」計劃總監黃淑琪最後補充說,要評論教學品質的話,或許可觀察學生作品是否夠多元(variety),作品的風格還是其次,重要的是有沒有反映學生本身——他們自己的感受和想法。

Side box
「憧憬世界」網上攝影教材資料庫,集合了藝術導師悉心設計的練習,供藝術教育工作者及學校視覺藝術老師免費使用。課程重點旨在讓學生透過攝影這一媒介提升感受力、觀察力,以及創意。為完善及發展此教學資料庫,我們籌組了教材發展焦點小組,招募中學視藝科老師或藝術教育工作者使用這些教材,並就教材內容、應用過程及成果提出意見。工作坊中,焦點小組成員、計劃總監以及藝術導師先就教案和教材的應用作討論,然後由視藝科老師或藝術教育工作者實踐交流的成果,最後透過報告讓小組成員互相分享經驗。
More: TOE.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