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憧憬世界」
攝影教育計劃
報導及文章
憧憬世界的貢獻與傳承:合作為本的藝術教育計劃歷逾十年,以香港年輕人為核心,讓藝術進入社區

憧憬世界的貢獻與傳承:合作為本的藝術教育計劃歷逾十年,以香港年輕人為核心,讓藝術進入社區

藝術是創作過程的探究,是理性和直覺的交流。藝術能撼動整個人,不單止是感官方面,更觸及情感和理智,也存活在人與人之間。(Djon Mundine,2017)

攝影是一面鏡子,也是進入世界的一扇窗。已故紀實攝影師Marti Friedlander說過,攝影最重要的特質,就是引導我們參與世界,和別人聯繫起來。攝影這項媒介,為我們呈現多重角度和不斷轉移的觀點,也讓我們以創新及省思的方式,探索不同的故事和經驗,甚至回溯往昔。年輕人透過藝術教育參與外在的世界,按照自己的角度用視覺藝術訴說故事和經歷,同時向過去、向祖先、向家人、向朋友學習,發展為見多識廣、積極參與社會及具有批判能力的公民。

藝術創作有無盡的可能性,除了為人們帶來喜悅、美感和啟悟之外,也幫助抒發愁思或提出疑問。在共同創作藝術的過程中,我們以視覺探索不同的想法和議題。攝影能深入我們的潛意識,觸及我們的感官。它具有與眾不同的特質,也是一種平易近人的語言;作為藝術實踐,年輕人藉此獨特的方式表達想法。攝影也幫助我們探索和體會一些深深埋藏的思緒,疏理以往難以表達的情感。

 

教育的藝術

探究式學習讓學生仔細描述事物、學習閱讀和解構影像,以及深入研究不同的觀點與角度。我們在創作過程中學習,加以探索和釐清主題,從而認識自己、社區、家庭和國家。我們必須守護這一片空間,革新傳統教學,讓年輕人能以創新的方式與別人一起創作。

藝術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加上藝術教育,兩者便成為了探索社會的重要工具。藝術導師將相關知識有技巧地融入課堂,透過攝影、錄像、雕塑、繪畫、說故事和創意寫作等方式,與學生進行藝術實驗,開拓機遇,透過年輕人的眼睛分享故事。當藝術和教育連成一體,藝術教育便可發揮改變的力量,成為批判探究 (critical inquiry) 的重要元素。這種極具包容性而互動的實踐方式,以對話和交流為基礎,而每個人其實都擁有藝術家的潛質。德國藝術家Joseph Beuys以「藝術家」一詞來闡釋人之所以為人:人類渴望發揮創意,需要有空間去思考、去感受、去想望,並自由表達心中所想。對於年輕人來說,藝術教育提供這樣的平台,容許他們犯錯,而無心插柳的偶然,也可以促成正面的、有趣的、珍貴的視覺作品。在這個空間內,他們可以自由自在地進行各種實驗。

憧憬世界

「憧憬世界」攝影教育計劃扎根香港,享有盛譽。計劃創立於2005年,為年輕人提供洋溢創意的學習環境。到了2013年,計劃由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啟德」研究與發展中心接手策劃,計劃總監為藝術家暨學者黃淑琪。「憧憬世界」的獨特之處在於將藝術和教育合而為一,肯定兩者在改變思維的價值。

一直以來,「憧憬世界」全心融合藝術與教育,兩者具有同等的重要性、價值和位置,而且對身心健康和批判思考同樣重要。「憧憬世界」工作坊讓年輕人尋找內在的聲音和夢想,透過創作訴說他們的故事。一群出色的藝術導師從旁指導和鼓勵——他們本身都是活躍的藝術家,秉持可持續的教育理念,懷著同理心和自省的態度營造學習環境。「憧憬世界」計劃之所以難能可貴,原因之一是每位活躍藝壇的藝術導師,都將他們的經驗和知識慷慨分享,同時投入團隊工作。正是這種意識和跨領域實踐,啟發及鼓勵學員嘗試不同的視覺藝術手段。在極度重視成績的教育制度下,我們應該好好珍惜和守護「憧憬世界」這片創意土壤,年輕人在這裏可以隨心創作,不用顧慮正統評分標準的壓力。計劃強調參與和合作之道,可說是其獨特之處:年輕人和藝術導師共處數月,一同創作和學習,從而逐步建立知識,鞏固分析能力和專門技巧。與此同時,學員也會變得更獨立、自省、自信和堅毅。

「憧憬世界」工作坊讓年輕人盡情投入和參與,培養自主學習的態度。藝術導師透過提問式教學法和學生的持續參與,年輕人學習如何表達,以視覺方式與周遭的世界互動。參與世界、質疑世界,以至認識如何在這個世界自處,都是非常重要的課題。參與的過程讓我們以跨世代的角度連繫人和社區,接觸社區裏的移民,並以別樹一幟的方式尋找環保方案。我們探索一連串社會參與的議題,透過合作拍攝人像或自拍照片重新建構身份,展開一趟又一趟的發現之旅,從摺疊和翻開之間探索說故事的種種實驗與可能性,以及尋找連繫社區的方式。照片可以幫助我們呈現意念,表述立場。它們或許充滿象徵性或情感豐富的意涵,而與別人一同創作,也可以將經歷鞏固或伸延,同時提高專門技術,仔細研究創作影像的形式(框景、構圖、燈光等),以及為作品注入意義;此外,作為攝影師的我們,也應考慮作品的價值和情境,與被攝者之間建立共鳴,還有思考照片如何流傳和接觸不同的觀眾。

為期數月的視覺藝術計劃,會對年輕人產生薰陶的作用,改變一些重要議題的看法,例如,他們與大自然和環境的關係、飲食選擇、個人歷史、文化的傳承、城市的歷史,以至他們作為世界公民的活躍角色。年輕人以辯證的方式處理個人的檔案和時間線,他們

更能深刻地意識到過去和現在的連繫,亦更加關心和愛護我們身處的世界。

經歷多年的「憧憬世界」藝術教育計劃,為年輕人提供適切的自由創作空間,讓他們分享各種體驗,並學習把這些體驗轉化成視覺故事,表現形式包括出版書籍或雜誌、展覽、電影、博客、場域特定戶外活動、裝置作品和短期公眾展覽等。經過一段時間,「憧憬世界」的展覽已遍及各種場地,遊走傳統藝術框架裏外。一方面,精心策劃的展覽會在啟德校園內舉行,展示學生和藝術導師的作品。另方面,團隊亦在不同地點策劃短期展覽,如本地社區、學校、市區場地和較偏遠地區的公共空間,讓以往鮮有接觸藝術或尚未培養藝術興趣的人士都可以欣賞作品,從中學習,甚至參與其中。將社區攝影作品帶返拍攝地點,有助凝聚社群;讓人們接觸其他觀點,也有助培養寬容心和同理心。隨著展覽情境之轉變,觀眾對作品的感受也有所不同,除了擴闊其思維,也啟發他們運用創意和批判思考。

無論在香港或世界的其他地方,藝術教育實在的裨益之一,就是能夠讓學員的想法與廣大的觀眾分享。藝術豐富他們的體驗,使之有聲有色。藝術能夠解除言語的隔閡。年輕人在表達感受時往往難於啟齒,視覺途徑反而容易得多。對他們來說,以影像流露情感是一個令人心寬的做法。「憧憬世界」也讓年輕人參與跨世代項目,與長者共同創造故事,一些合作項目也因對話而變得嶄新而富感染力;計劃注重培養和增進寬容心、好奇心、對別人的了解、和多元性,這些都是群體生活中的寶貴之處。藝術教育的過程具有改變的力量,每位參與者都受珍視,亦彼此尊重。

 

結語

「憧憬世界」一向相信,每個人的經驗和知識都是均等的,每位貢獻者都有重要的東西想說和分享。計劃的重點在於營造個人和群體的知識,以攝影提高意識、創造改變、保存歷史、記錄證言、記錄現實,以及為未來留存回憶和夢想。作為計劃的藝術教育顧問,我非常珍視「憧憬世界」的團隊精神和友誼,他們透過共享資源、互相支持和分享經驗心得,培育出包容和慷慨的心。自2005年以來,「憧憬世界」團隊發展出一套出色而多元化的攝影課程,而且所有資料均已存入檔案庫,與其他藝術教育計劃分享。

當然,世界上還有其他傑出的藝術教育計劃,但我相信只有「憧憬世界」能夠在這短短十多年間對藝術教育帶來如此深遠的影響,並成就意義重大的教學傳承。眾多「憧憬世界」舊生都成為了藝術導師,加入計劃的行列。也有不少舊生就讀藝術學士及碩士課程,現已投身藝術教育界,成為獨立藝術家和教育工作者。

多年來,所有曾經參與「憧憬世界」的學生,都發展出一套個人的批判思考方式和自我價值。身為計劃的一分子,學生了解到他們的聲音、體驗和故事都值得重視,而且作品不論在香港或世界各地都獲得肯定。觀眾希望向他們學習,體驗和觀賞他們的作品,就著對全人類極其重要的議題連繫彼此:環境因過度發展而經常受到威脅,因此環保問題和我們與大自然的關係,都是當中最受關注的一環。此外,獨特的文化遺產和歷史地標應當受到保育,但其清拆重建的速度卻快得驚人,使香港和其他地方的人也為之憂心:這是另一個透過照片記錄的主題。

至於藝術教育在現今社會的價值,我認為它讓我們成為完整的人,於人類的存在扮演著關鍵角色。就如生命裏其他重要的養分一樣,我們需要藝術和教育。在這個空間裏面,我們可以自由地思考、反省、夢想、實驗、犯錯、嘗試、批評現狀、與別人連繫溝通。藝術對我們的存在極之重要,因為它給予我們希望,也可一同尋找意義和創造意義。我們期願參與者所提出的問題和挑戰,能夠鼓勵別人同樣關心世界,表明立場,潛移默化公眾的看法,以一個計劃,一張照片,逐步展開跨越文化、跨越世代的多重對話。

Julia Winckler 2018年3月31日